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08)【作者:一时兴起】
【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08)【作者:一时兴起】
字数:5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小哥往事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乌央乌央的人群。不经意间,你已经和身边的人成为了朋友,甚至成为了姘头,但是,你依然不知道她们是怎么长起来的,是靠什么活到现在的,就像你不知道五线谱上的麻雀,是靠什么而活的。

  这个世界上,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以莫名其妙的方式,长成了很多人。而我,对她们真实的曾经,一无所知。我只是听说了她口中描述的自己:强大、自信、一路披荆斩棘魅力四射。但是,这显然不是真的,否则怎么可能遇见我这种菜逼?怎么可能与我这种人为伍?

  他们的这种吹嘘,其实也无伤大雅,甚至是活下去的必需品。有些人,就是要靠这种装逼、吹嘘活下去。一旦让他完全的回归真实,弱小的他,身心瞬间瘫痪。真实情况的不堪,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我对小哥的第一眼印象,就已经定义为贤惠温顺了,至于她此前怎样,那都是无关紧要的,我也懒得追问。现在的她,深得我心,所以在这个天盖之下的这个时刻,就是我和她之间的永恒。舍此而追逐其他,都是煞笔行径。

  很多人从曾经的黑暗和污浊中走出来,最终来到了风和日丽和晴空万里;而有些人则曾经纤尘不染,如今却一片狼藉。而那些从未改变的,希望他们一直是在贯彻他们自己的道,而非被迫如此。至于我自己,曾经表面上是个好孩子,偶有邪念也会压抑住,不让家人担心。但自从开始一个人住,自我放飞之后,心头邪念丛生,再也遮不住,烟酒也是一起沾染。

  工作两年下来,我已经再也不是周身仙气纵横的我了,从小极尽克制所养成的清丽容貌能够带到现在,已经是承蒙上天眷顾了。

  一个人的外在,是光鲜还是粗陋,并不是一个值得参考的东西。可以作为参考的东西,只有一个,就是心,心地是很难彻底掩藏的,但也无法具体具象,所以从来都没有精准的测算工具。世人都善伪装,每个人都是带着假面招摇过市。此人到底如何,我只能相信我自己的直觉,而直觉对好坏的分辨是不屑一顾的,直觉只关心是否喜欢。

  而是否喜欢,在头几眼见,就已经有了定论,若非以后共同经历重大事件,仅靠一厢情愿的自我调节,无力还转。

  而我对小哥的直觉,是无所回还的喜欢。虽然这份喜欢,较之我对神的感情,会有差距,但也已经是很喜欢了。

  在喜欢这件事上,神是高高在上的,其他人无法仰望。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我愿意收藏一根她的头发的,只有神而已。而在神之下的第二梯队中,就有小哥了。

  雨夜的当晚,小哥无意间说到,所有曾经肏过她的人,都对她的屄恋恋不舍。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莫过于女儿的身体,而小哥的身体,又是个中珍品。这就难怪,曾经进入过她身体的男人,会为她的肉身神魂颠倒。
  小哥本想把此事轻松带过,但是我不依不饶,一定想要让她给我讲述曾经。她也想将往事,说于有心人听。在她的参考系里,我正好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她最后也就决定,把她的过往,说给我听。

  自从那次软了之后的口交,我就十分迷恋把软趴趴的鸡巴放进她的嘴里的感觉。甚至在她嘴里的时候,我都会希望,鸡巴永远不要硬起来。可是,这从来都不可能成功。

  如果是第一发,还没等鸡儿挨到她的嘴唇,我就早已硬的一塌糊涂了。如果是已经在她身上发射过一次,我会非常珍惜仅有的几分钟时间。把软哒哒的鸡巴放进她的嘴里,那时候,我告诉她不用舔不用吸,就这样放着,跟我聊天就好,即便不说什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就好。

  我躺好,敞开腿,她则低眉于我的双腿之间,唇齿间含着刚才在她身体里耀武严威的淫枪。

  她开玩笑的把鸡巴放出来,轻弹了一下,说,刚才不是很牛逼吗,把本姑娘搞得七荤八素的,现在怎么蔫儿了?你倒是继续嚣张啊。

  我把鸡巴再次放进她的嘴里,恶狠狠的说道:小骚包,你等着,一会儿有你好受的,看我怎么插得你翻水水。

  小哥说,少说大话,看我一会儿不夹死你。一屄夹死你可是本姑娘的成名绝技。

  我心中大乐,嘿嘿一笑说,没想到你这个平时看起来,如此温顺的良家少妇形象,说起骚话来居然这么有意思。看来我开发的很有成果嘛。

  小哥说,少臭美了,得意忘形。我之所以现在可以这么说话,是因为我本来是一个活泼的姑娘,甚至说是骚浪,当然我觉得我还没有达到贱的境界。高中时候,我可是自称老娘的,你能想象得到吗?惊讶不惊讶,刺激不刺激?

  以小哥的长相,自然是有嚣张的资本,并且最终她还考上北京的985,可见成绩也是不错的。相貌和成绩,两样都拥有的人,很难逃过自负和目空一切的陷阱,因为,在校园里横着走,真是太爽了。

  所以她说自称老娘,我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当年我成绩相貌也是俱佳,我一个男的都想自称老娘,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敢自称老子,可能我还够强大吧。
  但是我很纳闷小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嚣张的人变得缄默了,必定是被深深的刺激过。

  所以我对小哥说,你自称老娘的这件事,我还就真的没有感到惊讶,不过我比较纳闷的是,你从活泼到温驯的像个宠物,这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哥说,想到这个我就觉得气愤,但是又无可奈何。这个转变是因为我遭遇了很不好事情。就算从毕业那会儿说起,我也算是活泼开朗的,只是第一年的工作经历给我的打击很大,让我变得很消沉,开始觉得自己不过如此,世界不过如此,曾经自己的优秀,在这两个不过如此面前,我被重压了一年,才开始变得得过且过。心不再炽热,开始这个世界冷眼旁观,自然也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我说,怎么就突然说道你的伤心事了,咱不是想要说你曾经被谁肏过吗?
  小哥说,刚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你突然就转到肏啊肏啊,你这思维跳跃的也真是大啊。

  我说,是啊,我说话的半径比较大,说话总是跳转很快,而且,我的鸡巴的半径也不差,哈哈,可以塞的你满满的饱饱的,满意吗?

  她哈哈一笑,把软在她嘴里的鸡巴用舌头拨了拨说,它是不错,我很喜欢,也填的我很是满足。但这份满足,只有一小部分是因为它,更多的是因为你这个人,你身上的气质,正是我一直喜欢的。

  小哥接着又说,你的说话半径如何我倒是不知道,就你面试那天我们说的还比较多,那以后就没有怎么说过话了,净肏屄了。你说我们成天呆在一起,就干这点破事,我们图个啥。不干吧,又想的慌。

  我说,人在成为人之前,我们当了很久的动物,动物就会有兽欲,即便现在站立为人了,也是不能免俗的。谁都是如此,想这个问题也是白想,无解的。
  小哥说,你说的很有道理,缓解了我时常想要的愧疚感。

  她把我的鸡巴吐出来,顶在鼻孔里闻了闻。

  然后说,除了你和他之外,曾经肏过的我人,可能有十个,也可能有十四五个~ 卧槽,这么多!还没等他说完,我就迫不及待的问怎么回事?你是牛屄啊,被这么多人肏过,但是,为什么还数目不定的?

  小哥说,确实被很多人肏过,但是我说数不清数目,并不是我不好好记着,而是真的记不住。我为什么没法记住,你猜猜。

  我想了想说,难道你被强奸了,轮奸了?

  她说,你这脑袋真是聪明。猜对了一半,我确实被轮奸了,不过不算强奸,是我自己求奸的。哈哈,能想到吗?我主动的,我想体验那种快感。

  我听到这里,觉得很是错愕,能有这种做法的人,显然是在某方面强的超出了我所能想象的边界了。强,当然不是说性欲强这种无聊的事,只是性欲强,是做不成任何事的。如果能做到她说的这种事,需要很大的气场。这个好屄的肉体上,到底酝酿着怎样的力量啊?

  小哥说,毕业之后的第一年工作,让我经历了将近一年的黑暗性爱,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我说,那就先不说这一段悲惨经历吧。先说让你高兴的那些。

  她含了进去,说,嘻嘻,我也想先说高中和大学的事情。那些经历都是我能控制的,甚至可以说都是在我的操控下完成的,所以即便被肏的人仰马翻也是乐在其中,世界从未倒转,就算被插的七荤八素,被射的满脸满眼,完事后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而毕业第一年的性爱,让我的世界反转了,被压抑了一整年,我才开始懂得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她接着说,不过这些黑暗的东西,在高中和大学时期,还没有找到我。当时的我,完全沉浸在自己可以掌控的性爱中,乐此不疲,享受着被不同长短粗细的鸡巴插进来的快感。

  我说,如果真是这样,曾经的你真是浪的不行啊。

  她说,是啊,曾经的我,也是玩儿的够够的。不会叫床?笑话,曾经老娘动情的哼上几声,谁都抵抗不了,就算是在地上撸管等着插我的人,也能给他叫射了。

  小哥接着说,说来也奇怪,当时我那么多的机会。但是我从没有好好分辨怎样的鸡巴插进来会比较舒服,我一心想着被不同的鸡巴换着插的快感。这种感觉,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

  我早已经灰头土脸的了,还调教她,她调教我还差不多。我能想到的终极,也是今天肏这个屄,明天肏另一个,以期区分不同屄里的不同内部构造。并且还成功的次数有限,真真的相去小哥太远了。

  我说,我不叫你小哥了,叫你小爷好了。

  她说,不用,小哥这个称谓我很喜欢,哥的读音和鸽子的鸽一样,而我的曾用名里有个鸽字,很难得你能想到这个名字。

  我说,是因为看你比较喜欢盗墓笔记里的张起灵,才给你起的这个名字。
  她说,你这脑洞,真不是一般的大。如果心眼都用在正事上,说不能能成点事。可是,你整天就琢磨着怎么肏小妞儿。即便你把北京的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都肏遍了,又能有什么出息。

  我说,想肏到很多不同的屄,是很久之前的想法了。自从自己有了几个女人之后,这种感觉也就淡下去了。有几个干净的,可以随时肏到的屄就可以了,也就无心再求多。而你的屄,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好的屄。

  小哥说,这个我承认,我对屄的保养可是很用心的。曾经有一阵想减肥,那段时间总觉得屄里面空空的,他的鸡巴插进来我都觉得箍不紧。说什么瘦身先瘦胸,都是骗人的,最早瘦的其实是屄。只是这个没法公开说罢了。

  我说,所以你一直保持微胖吗?

  她说,正是如此。为了维持住做爱时的快感,我也豁出去了。现在这模样,如果表现的温柔一些,也不失为一个萌萌的小胖妞。形象上倒也没差很多,但是摸起来爽,肏起来也爽,你说划算不?

  我一脸的无奈,这个曾经这么骚浪的小哥重新骚起来,基本没我什么事儿了。我还调教人家呢,现在只有听的份了。

  我说,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过往有多神勇了。

  现在的我倒是像一个客人,都不敢动一动软在她嘴里的鸡巴。

  她看出了我的窘迫,说,没事,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说出来曾经的事情,对于他,我都没有说过。只说喜欢运动,处女膜可能运动时破掉的,他将信将疑,但也没有办法。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一直沉浸在曾经的黑暗之中。现在多少解开心结了,你让我看到了光亮,我很喜欢你,你又是我的恩人,还顾忌什么?嗯?
  她的气场真的是太好了,我发现我无力招架。不过她说的也不错,我最近确实对她很好,打开她心结也许真的是我的功劳。

  我说,不说这些了,讲讲细节吧。高中的细节,大学的细节。

  她笑着一下,把鸡巴吐出来,亲了一下说,那还真的挺多的。

  我说,那就说有意思的部分吧。

  这时候,我感觉已经不是我要刺探隐私了,而是像在听她讲述她曾经的光辉岁月。

  小哥说,高中时代,我学习好,相貌好,所以走路带风,去哪里都觉得世界在为我让路,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有一次听到有男人背后议论我,说我腚大屄深,一屄能夹死个人之类的。当时是我无意间听到的,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下面居然有水渗出来,我觉得很舒服,这让我觉得很神奇,同时又有些害羞。

  我看到男生们一个个全支起帐篷,口中讨论着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心神荡漾,也很期待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当时的我,还不知道男生那东西是干嘛用的,只觉得新奇。

  回家之后,揉搓自己的下面,竟然舒服的不行。但是不知为何。

  后面的两个星期,我用闲暇时间研究,为什么揉搓下面会这么舒服。我查阅了一些图书馆的书,所有科普之类的书,都把这件事写的艰深晦涩,看的我不明所以。因为那些书上,从来没有细节,我又不明白上面所说的很多名词,一直是一头雾水。

  正当要放弃的时候,我看了本小说,王小波的一个小说,叫黄金时代还是红拂夜奔啊,记不清了。这本书中,有比较详细的描写,也让我知道男人那东西为什么会支起帐篷了,它其实是要插进我们女人的身体里的。

  这本书,可是把我坑惨了,自从看过那本书的内容之后,我知道了,我们女人的下身是让男人插的,再之后,我就陷入了无尽的纵欲之中。

  在这方面,我是开蒙晚了些。

  关于屄这个字,我一直不知道具体是指什么。直到我让一个男生肏了。他边肏边告诉我,我才知道屄这个字,不只是骂人的,还指那个他鸡巴插进去的地方,那个我自己摸起来都非常舒服的地方。

  但和很多事情一样,开蒙晚是无所谓的。付出实践的才能窃得最终的胜利果实。

  那几天我想了想,我这么好看,学习又这么好,别人现在不敢尝试的,我敢;别人现在不能享受的,我就要在现在享受。说来也是自大,但当时就是觉得,自己当得起世间一切美好之物。

  那几个曾经暗地里讨论我的人,我自然没有放在眼里,在我看来,他们猥琐而懦弱,只敢暗地里偷偷议论,却不敢付诸行动。

  我观察了几天,将目标锁定为,班里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学习自然也是不错的,但是还是差我不少。所以每次交流,都是我去撩他,他受受的模样,令我春心大动。

  我看的出来,他是很喜欢我的。我在勾引他,但是我并没有觉得真的喜欢他,我只是想用一下他身体,借他的胯下之物,让我身体的欲望得到满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