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龙襄】(36-37)作者:oldtiger
【龙襄】(36-37)作者:oldtiger
字数:105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六章

   又是一年冬至日,大雪纷飞的时节,整个虞国都是银装素裹,唯有花之宫中 仍是温暖融融,雪花仅能包裹几株高耸的雾松,其余在落下时便已化为雨珠,滋 润着繁茂的花园。

   不过即便是这样,冬日特有的寒意还是令诸女望而却步,就连龙襄也打着坐 月子的旗号赖在家里,就连每周仅有一次的朝会都懒得开,干脆把有事的朝臣叫 到家里,面授机宜。

   不过这面授机宜却有些儿童不宜,所以负责教育孩子的宇都宫先又是一年冬 至日,大雪纷飞的时节,整个虞国都是银装素裹,唯有花之宫中仍是温暖融融, 雪花仅能包裹几株高耸的雾松,其余在落下时便已化为雨珠,滋润着繁茂的花园。
   不过即便是这样,冬日特有的寒意还是令诸女望而却步,就连龙襄也打着坐 月子的旗号赖在家里,就连每周仅有一次的朝会都懒得开,干脆把有事的朝臣叫 到家里,面授机宜。

   不过这面授机宜却有些儿童不宜,所以负责教育孩子的宇都宫先生早早就带 着一大群小朋友去新宫观赏雪景,以躲避不良风气。

   花之宫中的君臣同乐和深入交流暂且略过,此刻却已经风收雨歇,开始作正 事。

   却见龙襄全然赤裸着,如玉的身子懒洋洋的躺在温软的床垫上,右手捧着各 地送上来的玉简垫在玉乳上敛眉阅读,左手闲散的抚摸着竹姬柔软的长发,她如 被主人宠爱的猫儿般卧在龙襄怀里,眉角含着春色。

   「唉,今年这雪当真是异常,被雪压塌的房子都有几百例了,还有数个山村 被大雪封路,里面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龙襄用玉简攘了攘眉心,对自己在子民苦难时还寻欢作乐颇有些自责。
   「不妨事的,我和妈妈原来在藤原住的时候,大家都会预备好冬日所需的粮 食和干柴,就算几个月不与外界交流都没问题,不过是辛苦些罢了。」

   竹姬看了看龙襄还是有些郁色的玉容,似是看出了龙襄的想法,便用下巴顶 在龙襄乳房上,有些坏坏的看着她笑道:「姐姐莫不是觉得这般放纵有些对不起 大家吧?可是乡下的女孩子们猫冬的时候最喜欢做这样或那样开心的事了~ 记得 当初藤原村的大家可真是热情呢,人家可是整整一个冬天都没机会下床哩。」
   竹姬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专门做了个身心俱疲的姿势,仿佛刚刚被几十 条大汉狠狠糟蹋了一番般,惹得龙襄发笑。

   「陛下的确不必太过担心,一个月前雪未积厚时飞鸟军的侦骑俱已出动,部 署到各地村镇,若发现意外灾祸,必能第一时间传回花之宫。」

   满意的点了点头,龙襄转头一看,却见恭谨白姬跪坐在竹席上,如在朝堂一 般,但却不着寸缕,剃光阴毛的光洁下阴还微微发红,阴蒂外露,还残余着微微 精液。

   龙襄此刻已经「性」满意足,只是单纯的欣赏爱臣媚态,微微赞道:「这次 却是未雨绸缪了,干得好。」

   「哈,哈!在下深感惶恐。」

   白姬双手横置,撑在地上跪拜,一对妙乳随着重力晃来晃去,惹得龙襄不禁 伸手抚捏,玩弄乳尖。

   白姬俏脸微红——明明几分钟前还在别人胯下浪叫着高潮,此刻却如少女般 羞涩,这种爱害羞有趣特质也是龙襄喜爱白姬的原因之一。

   龙襄满意的伸回手——可惜此刻龙襄的致命大根早就成了软趴趴的毛毛虫, 没了半点精神,不然白姬又免不了一场大棒鞭策。

   龙襄放过白姬后转身拍了拍躺在她身旁犹在高潮中满足战栗的大纳言,也亏 得龙襄能认出她来,这位一头褐色卷发的美人儿此刻已是满脸精液,漂亮的脸蛋 在无限的高潮中微微扭曲,怕是亲娘也不敢相认。

   这位大纳言名叫远川葵姬,和龙襄她们这些天生的贵人不同,她却是普通女 子。如已经归隐的花之宫老臣福泽大师一般,靠着辛勤谨慎升为朝中重臣,都是 平民女子中的精英人物。

   不过工作时再是勤勉强悍,放在床上同样不是贵族的对手。那些平时那些在 她强势气场下低眉顺目的下属同事们可不会因为她是平民而手下留情,反倒是抱 着欺负人的小心思狠命肏她,弄得她三张小嘴都难以合拢,缓缓溢出精液。
   见自己的重臣此时已经阴精丧尽,完全虚脱,甚至连喘气的力气都快没了, 龙襄不满的瞪了几眼几个犹自纳凉放松的贵族,可她们却全然不在意主公不满, 只是满脸春色的回了个媚眼——恐怕所有和主君搞到床上的臣子都会这般肆无忌 惮吧……

  龙襄叹了口气,也不在意葵姬嘴里残余的精液,干脆的吻了上去,右手按住 她娇俏左乳。这可不是龙襄色欲熏心跑上来火上浇油,而是运度内息,帮助她恢 复意识。

   直到葵姬大大睁开眼睛,龙襄才松开嘴唇,狠狠瞪了一眼几个看热闹的贵族——这几个家伙也是知道她有救人的本事才敢这般放肆。

   葵姬刚恢复意识,还没多少力气,眼睛便滴溜溜转,显然是个聪慧的女子。
   「真是可惜呢,葵姬多希望陛下能多吻一会儿啊。」

   红润嘴角微翘,龙襄忍不住笑道:「你啊,玩的也太过火了,每次都这样的 话我可不能保证次次都能把你救活。」

   「嘻嘻,明明是陛下在人家的小穴射的次数最多呢~ 不过葵姬若是死在陛下 唇舌热吻中,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呢。」

   龙襄摸了摸爱臣脑袋,心中爱怜这女子,便为她细细擦去脸上精液,让她枕 在自己软嫩大腿上。

   如猫儿般舔去手上的残精,浓重的味道令龙襄脑袋微微发懵,但身体却诚实 的开始有了感觉。

   「呜,这味道好重……葵姬,香山内的大仓里还有多少储粮?」

   「陛下,有稻两万七千三百六十余石,黍三千五百余石,其余五谷三千八百 石。自陛下复归大政后连年丰收,大仓里的粮食都快溢出来了呢。」

   「这就好,遇到大事也有应对的底气……派一队飞鸟军巡守大仓,以免生变。」
   「是!如果陛下没有其他指示,在下这就去安排。」

   白姬只在胸前裹了一张毛毯,就干脆利落的跑去做事。

   「真是个风风火火的妮子……」

   「陛下,巫家的诸多贵戚中,唯有白姬殿是干才。」

   「葵姬这话倒是不错,巫家的那些家伙,也没几个能帮我省省心,就只有小 白姬是个好孩子。」

   「明明姐姐只比白姬大一岁呢,说起话来却象是老婆婆一样~ 」

   「坏香姬,敢说姐姐是老婆婆?」

   几女浑身赤裸的嬉闹成一团,耳鬓厮磨,香汗淋漓,娇美女体争芳斗艷,却 毫无猥亵感,反而有种自然的清纯美好。

   嬉闹了一番,虽说略有些情动,但为了公事,几女也没再荒唐,且歇息了一 小会儿,龙襄便开始继续公干。

   若是放在前世,虞国差不多有一省大小,事多且杂,也亏得龙襄身为贵族, 且记忆非凡,才能处理得了这么多事务。

   往日朝会通常开到中午就差不多解决完了,但今天这般裸身相承,没一会便 要胡闹一番,弄的直到下午才完事。龙襄见难得臣子们都在,大雪已经渐渐停止, 便宣布要开个小小的茶会,大家好生热闹放松一番。

   诸臣自然哄然应诺,便让侍女们收拾好花园的露台,摆上五色果品、琼浆酪 乳,沏上几壶暖身红茶,铺上雪白羊毛地毯,诸多美人便翩然而至,清脆笑声不 断,如天仙雅集,美不胜收。

   因家里没有孩子,再加上花之宫温暖如春,大家干脆不加修饰,最多披上单 薄羽织,对自己女体妙处毫不遮掩,四处尽是丰乳肥臀、纤腰美腿,龙襄手下的 臣子们也全都是难得美人,放在前世绝对都是火爆辣妹或清纯女神,此刻济济一 堂,令人叹为观止。

   诸女之中,自然数龙襄最为美艷动人,是娇娃中的魁首、美人儿中的状元。 只见她雪肤如脂、香肌如玉,纤腰美颈如玉净瓶儿般婉约精致,妙乳翘臀多一分 则胖,少一分则瘦,真是那恰到好处,一对黑珍珠般的眸子顾盼生姿,闪烁着智 慧光芒,举手投足之间既有男儿的豪爽,也有女子的妩媚;既令人心生敬意,也 让人不由亲近,当真是绝代女神。若放在前世,不知有多少英雄要折倒在她的石 榴裙下。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女子比美恰也似那比武竞技一般,虽有龙襄专 美在前,但谁是亚元却不好说。龙襄身边的德姬香姬一对姐妹花儿各擅胜场,任 一个都是惹人心折的美人,诸位殿臣中,既有肌肤如玉的玉人儿,也有纤细高挑 的窈窕嘉丽,难说孰高孰低。不过大家不论朝中还是床上都是如胶似漆的亲密伙 伴,甚至有些都早已互相受孕,孩子的另一半肯定逃不出这群人中的某个家伙。 就像一个大家庭般,早就懒得计较谁更美丽。只是所有女子都对龙襄最为心折, 每次一起聚会欢好,所有人都要将龙襄的美好身子细细把玩品尝,最后将精液射 进她那梦幻般的的美器蜜壶,这才能心满意足。

   此时雪过天晴,空气中充满了泥土芬芳,诸多美丽女子或坐或卧,或喜或嗔, 或是聊着家长里短、家国大事,或是搂在一起,说着闺房情话,各有各的娇艷情 态,令人目不暇接。

   龙襄此刻侧卧在驼绒软榻上,腰臀美腿曲线动人美妙,玉乳托在胸前,挤成 两团动人美肉,半遮半掩,一道深沟引人注目,德姬跪坐在她的身后,打点着姐 姐黑亮长发,时而忍不住情动,趴在龙襄香肩上撒娇索吻,香姬则搂着一只可爱 雪白猫儿,自也卧在姐姐怀里瞑目小憩,如猫儿般被姐姐宠爱。

   这一幅美妙画面自不会被白白浪费,葵姬正调和着颜料,要将眼前美景永远 留在世间。

   精于此道的远川葵姬总觉得这幅画面似乎缺少了些什么,美则美矣,但却没 能完美的表达出龙襄的魅力。

   这时,婴儿的啼哭声传来,有些慌张的侍女抱着新出生的小公主,上了露台。
   「陛下,知秋内亲王殿下啼哭不止,似是饿了……」

   龙襄没有听完侍女的解释,便已将女儿搂在怀里,这小宝贝也是乖觉,知道 到了母亲怀里,立刻转嗔为喜,嗫嚅着小嘴,一脸期待的看着母亲丰腴的乳房。
   温柔笑骂了一声,龙襄便将乳尖送到女儿嘴里,知秋满足的含住了妈妈柔软 的乳房,感受到母女间再无隔阂的联系在一起,龙襄心中满是温柔愉悦。

   葵姬明媚的眸子转瞬亮了一下,这才了解到自己心中构想的画面究竟少了些 什么。

   是龙襄心中厚重温柔的母爱,它胜于人间一切绝色,因为它是人类出生后感 受到的第一份女性之美,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生早早就带着一大群小朋友去新宫观赏雪景,以躲避不良风气。

   花之宫中的君臣同乐和深入交流暂且略过,此刻却已经风收雨歇,开始作正 事。

   却见龙襄全然赤裸着,如玉的身子懒洋洋的躺在温软的床垫上,右手捧着各 地送上来的玉简垫在玉乳上敛眉阅读,左手闲散的抚摸着竹姬柔软的长发,她如 被主人宠爱的猫儿般卧在龙襄怀里,眉角含着春色。

   「唉,今年这雪当真是异常,被雪压塌的房子都有几百例了,还有数个山村 被大雪封路,里面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龙襄用玉简攘了攘眉心,对自己在子民苦难时还寻欢作乐颇有些自责。
   「不妨事的,我和妈妈原来在藤原住的时候,大家都会预备好冬日所需的粮 食和干柴,就算几个月不与外界交流都没问题,不过是辛苦些罢了。」

   竹姬看了看龙襄还是有些郁色的玉容,似是看出了龙襄的想法,便用下巴顶 在龙襄乳房上,有些坏坏的看着她笑道:「姐姐莫不是觉得这般放纵有些对不起 大家吧?可是乡下的女孩子们猫冬的时候最喜欢做这样或那样开心的事了~ 记得 当初藤原村的大家可真是热情呢,人家可是整整一个冬天都没机会下床哩。」
   竹姬为了增加自己的说服力,专门做了个身心俱疲的姿势,仿佛刚刚被几十 条大汉狠狠糟蹋了一番般,惹得龙襄发笑。

   「陛下的确不必太过担心,一个月前雪未积厚时飞鸟军的侦骑俱已出动,部 署到各地村镇,若发现意外灾祸,必能第一时间传回花之宫。」

   满意的点了点头,龙襄转头一看,却见恭谨白姬跪坐在竹席上,如在朝堂一 般,但却不着寸缕,剃光阴毛的光洁下阴还微微发红,阴蒂外露,还残余着微微 精液。

   龙襄此刻已经「性」满意足,只是单纯的欣赏爱臣媚态,微微赞道:「这次 却是未雨绸缪了,干得好。」

   「哈,哈!在下深感惶恐。」

   白姬双手横置,撑在地上跪拜,一对妙乳随着重力晃来晃去,惹得龙襄不禁 伸手抚捏,玩弄乳尖。

   白姬俏脸微红——明明几分钟前还在别人胯下浪叫着高潮,此刻却如少女般 羞涩,这种爱害羞有趣特质也是龙襄喜爱白姬的原因之一。

   龙襄满意的伸回手——可惜此刻龙襄的致命大根早就成了软趴趴的毛毛虫, 没了半点精神,不然白姬又免不了一场大棒鞭策。

   龙襄放过白姬后转身拍了拍躺在她身旁犹在高潮中满足战栗的大纳言,也亏 得龙襄能认出她来,这位一头褐色卷发的美人儿此刻已是满脸精液,漂亮的脸蛋 在无限的高潮中微微扭曲,怕是亲娘也不敢相认。

   这位大纳言名叫远川葵姬,和龙襄她们这些天生的贵人不同,她却是普通女 子。如已经归隐的花之宫老臣福泽大师一般,靠着辛勤谨慎升为朝中重臣,都是 平民女子中的精英人物。

   不过工作时再是勤勉强悍,放在床上同样不是贵族的对手。那些平时那些在 她强势气场下低眉顺目的下属同事们可不会因为她是平民而手下留情,反倒是抱 着欺负人的小心思狠命肏她,弄得她三张小嘴都难以合拢,缓缓溢出精液。
   见自己的重臣此时已经阴精丧尽,完全虚脱,甚至连喘气的力气都快没了, 龙襄不满的瞪了几眼几个犹自纳凉放松的贵族,可她们却全然不在意主公不满, 只是满脸春色的回了个媚眼——恐怕所有和主君搞到床上的臣子都会这般肆无忌 惮吧……

  龙襄叹了口气,也不在意葵姬嘴里残余的精液,干脆的吻了上去,右手按住 她娇俏左乳。这可不是龙襄色欲熏心跑上来火上浇油,而是运度内息,帮助她恢 复意识。

   直到葵姬大大睁开眼睛,龙襄才松开嘴唇,狠狠瞪了一眼几个看热闹的贵族——这几个家伙也是知道她有救人的本事才敢这般放肆。

   葵姬刚恢复意识,还没多少力气,眼睛便滴溜溜转,显然是个聪慧的女子。
   「真是可惜呢,葵姬多希望陛下能多吻一会儿啊。」

   红润嘴角微翘,龙襄忍不住笑道:「你啊,玩的也太过火了,每次都这样的 话我可不能保证次次都能把你救活。」

   「嘻嘻,明明是陛下在人家的小穴射的次数最多呢~ 不过葵姬若是死在陛下 唇舌热吻中,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呢。」

   龙襄摸了摸爱臣脑袋,心中爱怜这女子,便为她细细擦去脸上精液,让她枕 在自己软嫩大腿上。

   如猫儿般舔去手上的残精,浓重的味道令龙襄脑袋微微发懵,但身体却诚实 的开始有了感觉。

   「呜,这味道好重……葵姬,香山内的大仓里还有多少储粮?」

   「陛下,有稻两万七千三百六十余石,黍三千五百余石,其余五谷三千八百 石。自陛下复归大政后连年丰收,大仓里的粮食都快溢出来了呢。」

   「这就好,遇到大事也有应对的底气……派一队飞鸟军巡守大仓,以免生变。」
   「是!如果陛下没有其他指示,在下这就去安排。」

   白姬只在胸前裹了一张毛毯,就干脆利落的跑去做事。

   「真是个风风火火的妮子……」

   「陛下,巫家的诸多贵戚中,唯有白姬殿是干才。」

   「葵姬这话倒是不错,巫家的那些家伙,也没几个能帮我省省心,就只有小 白姬是个好孩子。」

   「明明姐姐只比白姬大一岁呢,说起话来却象是老婆婆一样~ 」

   「坏香姬,敢说姐姐是老婆婆?」

   几女浑身赤裸的嬉闹成一团,耳鬓厮磨,香汗淋漓,娇美女体争芳斗艷,却 毫无猥亵感,反而有种自然的清纯美好。

   嬉闹了一番,虽说略有些情动,但为了公事,几女也没再荒唐,且歇息了一 小会儿,龙襄便开始继续公干。

   若是放在前世,虞国差不多有一省大小,事多且杂,也亏得龙襄身为贵族, 且记忆非凡,才能处理得了这么多事务。

   往日朝会通常开到中午就差不多解决完了,但今天这般裸身相承,没一会便 要胡闹一番,弄的直到下午才完事。龙襄见难得臣子们都在,大雪已经渐渐停止, 便宣布要开个小小的茶会,大家好生热闹放松一番。

   诸臣自然哄然应诺,便让侍女们收拾好花园的露台,摆上五色果品、琼浆酪 乳,沏上几壶暖身红茶,铺上雪白羊毛地毯,诸多美人便翩然而至,清脆笑声不 断,如天仙雅集,美不胜收。

   因家里没有孩子,再加上花之宫温暖如春,大家干脆不加修饰,最多披上单 薄羽织,对自己女体妙处毫不遮掩,四处尽是丰乳肥臀、纤腰美腿,龙襄手下的 臣子们也全都是难得美人,放在前世绝对都是火爆辣妹或清纯女神,此刻济济一 堂,令人叹为观止。

   诸女之中,自然数龙襄最为美艷动人,是娇娃中的魁首、美人儿中的状元。 只见她雪肤如脂、香肌如玉,纤腰美颈如玉净瓶儿般婉约精致,妙乳翘臀多一分 则胖,少一分则瘦,真是那恰到好处,一对黑珍珠般的眸子顾盼生姿,闪烁着智 慧光芒,举手投足之间既有男儿的豪爽,也有女子的妩媚;既令人心生敬意,也 让人不由亲近,当真是绝代女神。若放在前世,不知有多少英雄要折倒在她的石 榴裙下。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女子比美恰也似那比武竞技一般,虽有龙襄专 美在前,但谁是亚元却不好说。龙襄身边的德姬香姬一对姐妹花儿各擅胜场,任 一个都是惹人心折的美人,诸位殿臣中,既有肌肤如玉的玉人儿,也有纤细高挑 的窈窕嘉丽,难说孰高孰低。不过大家不论朝中还是床上都是如胶似漆的亲密伙 伴,甚至有些都早已互相受孕,孩子的另一半肯定逃不出这群人中的某个家伙。 就像一个大家庭般,早就懒得计较谁更美丽。只是所有女子都对龙襄最为心折, 每次一起聚会欢好,所有人都要将龙襄的美好身子细细把玩品尝,最后将精液射 进她那梦幻般的的美器蜜壶,这才能心满意足。

   此时雪过天晴,空气中充满了泥土芬芳,诸多美丽女子或坐或卧,或喜或嗔, 或是聊着家长里短、家国大事,或是搂在一起,说着闺房情话,各有各的娇艷情 态,令人目不暇接。

   龙襄此刻侧卧在驼绒软榻上,腰臀美腿曲线动人美妙,玉乳托在胸前,挤成 两团动人美肉,半遮半掩,一道深沟引人注目,德姬跪坐在她的身后,打点着姐 姐黑亮长发,时而忍不住情动,趴在龙襄香肩上撒娇索吻,香姬则搂着一只可爱 雪白猫儿,自也卧在姐姐怀里瞑目小憩,如猫儿般被姐姐宠爱。

   这一幅美妙画面自不会被白白浪费,葵姬正调和着颜料,要将眼前美景永远 留在世间。

   精于此道的远川葵姬总觉得这幅画面似乎缺少了些什么,美则美矣,但却没 能完美的表达出龙襄的魅力。

   这时,婴儿的啼哭声传来,有些慌张的侍女抱着新出生的小公主,上了露台。
   「陛下,知秋内亲王殿下啼哭不止,似是饿了……」

   龙襄没有听完侍女的解释,便已将女儿搂在怀里,这小宝贝也是乖觉,知道 到了母亲怀里,立刻转嗔为喜,嗫嚅着小嘴,一脸期待的看着母亲丰腴的乳房。
   温柔笑骂了一声,龙襄便将乳尖送到女儿嘴里,知秋满足的含住了妈妈柔软 的乳房,感受到母女间再无隔阂的联系在一起,龙襄心中满是温柔愉悦。

   葵姬明媚的眸子转瞬亮了一下,这才了解到自己心中构想的画面究竟少了些 什么。

   是龙襄心中厚重温柔的母爱,它胜于人间一切绝色,因为它是人类出生后感 受到的第一份女性之美,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葵姬默默许愿,愿这幅美好画面永远传承在虞国的土地上,直至千秋万代。
                第三十七章

   赤水海峡,佐贺港。

   虽说冬日难熬,但对佐贺港的居民来说却是收获的季节,积累了大量脂肪的 肥美鱼群将在冬季造访海峡,佐贺港的渔民们可以捕捞到足以养活一家人的丰硕 渔获,而且晒制成鱼干或熬成鱼松后卖给商人,同样是收入不菲。

   卖米的花子是佐贺港的普通居民,因为颇有姿色,也就成了当地贵族的入幕 之宾,得益于此,她至今已经是三个漂亮女儿的妈妈。虽说三个孩子对依靠贩卖 老家大米为生的花子来说是沉重负担,但靠着贵族偶尔的资助和一起住的母亲和 姐妹共同努力,花子还是能维持生计,将三个女儿养的白白胖胖。

   家族里的第三代中,除了已经成年的侄女外,只有花子的三个宝贝,这对这 个大家庭来说不算压力太大,反而是重要喜事。在这方没有男性的世界中,由母 系长辈和同辈姐妹组成的家庭构成了社会的基石,更进一层是宗族,由相同祖先 构成的庞大家系以德高望重的长老为首,以共同的血脉相维系,构成了更加庞大 的社会体系,更多的家系就意味着可能出现更多的贵人,这也是一族能够生存的 基本保证。

   花子捧着自己的乳房,将贵人的宝根夹在乳峰间前后摩擦,早已沾满乳浆的 嫩肉酥滑无比,弄的贵人极为舒爽,几番挺弄,便按住花子的秀发,用力射进她 的嘴唇。

   花子骤然失去身前的支撑,便在狠狠撞击在翘臀上的冲击中无力趴在地上, 任凭娇躯支撑在柔嫩乳房上前后摇摆,一边品尝着口中精液,一边娇媚呻吟,音 调如蜜糖般绵长粘腻,令人心跳加速。

   「咿呀~ 咿呀~ 我的好官人,快肏死妹妹的贱穴~ 」

   身前的贵人把玩着花子产子后愈加丰满的酥胸,乳肉随着一次次的推送前后 摇晃,纤纤玉指陷入柔嫩媚肉,指尖挑弄红硕乳头,一次次挑动使它愈发坚挺红 润,贵人捏住乳根,一次次挤压中射出奶水,双乳射精般快感令花子浪叫不休, 可没喊两句,喉咙便被再度坚挺的阳根占据,粗长阳根肆意深喉肏弄,浓密阴毛 一次次撞击在花子唇上,白皙喉间隐约可以看到一次次的挺弄留下的痕迹。
   「嗯……嗯……嗯……」

   即使嘴巴和喉咙被填满,花子喉间还是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如婴儿无意识 的呢喃,显得既纯真又放浪,花子是寻常女子中难得的尤物,被两个贵族连番肏 弄了几个时辰,仍然嫩穴紧凑,浪荡不休。

   最后花子实在不堪征伐,连番讨饶后,两个贵族才放过花子。花子搂着被窝, 双眼迷离的看着两个贵族开始激烈舌吻,然后滚到一起。

   花子这才放松下来,闭上早已困倦无比的双眼,瞑目休息。

   她知道这两个贵族一搞到一块一时半会就顾不到她,这才有了余裕,她早已 不是渴慕贵族垂爱的二八少女了,已经生了三个孩子的她只把自己的身体当做取 悦贵族的工具,以换取可以改善生活的情报或资粮。

   不知不觉中,花子似乎睡着了一会儿,当醒来的时候,两个贵族早已风收雨 歇,一边乘凉,一边聊着国事。

   花子凑到她们身边,一边曲意逢迎,一边偷偷听取着她们的谈话。

   一如既往的抱怨了一番北国糟糕的天气,然后是聊了一会儿各地有名的美人 和贵族,直到他们说起了最近很出名的虞姬,花子的眼睛才亮了一下。

   「传说中的虞姬陛下啊,我曾经有幸见过一面,真是天人的容貌,我要是能 有幸共度良宵,真是死也愿意!」

   「哼,藤仓殿真是的,竟然当着人家的面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嫌弃我了?」
   「诶呀诶呀,真是岂敢,不过小松殿若是见过那位陛下,恐怕也会和我一个 想法吧!」

   花子想到本家几日前下达的指示,便立刻跪伏着凑了过来,性感身躯如若游 鱼般缠上了藤仓的身躯,痴缠道:「奴家早就听闻虞国新主乃诸侯萧楚,早就心 下好奇,请藤仓殿多讲讲。」

   这藤仓贵人娇笑着一把揉住娇羊肥乳,大把揉捏挑逗,花子也配合的娇喘起 来,眼中泛着丝丝红晕,惹人心热。

   「你这小娼妇,好好把贵家伺候舒坦就好,关心这些作甚。」

   花子见她一脸淫虐戏谑,便心知她又来了性致,便佯作娇羞,娇声撒娇一番, 将藤仓引得欲火中烧,便顺从的被她按住腰肢,缓缓推入阳根。

   花子早已被肏的酥麻的妙穴被再次进入,些微疼痛很快就被绵密快意所取代, 阴精绵绵不绝,很快便将那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水润缠绵触感令藤仓舒爽的娇声 闷哼,甜美鼻音连绵悠长。

   花子这妙穴也有名堂,谓鲶戏蚌珠,最是阴精不绝,性交持久,也是花姬能 同时服务两个贵族的最大依仗。

   骑在藤仓水嫩腰上好生摇摆了十几次,交合处一片淫光水色,二人便渐渐入 巷,香汗淋漓、鼻息咻咻,神色迷离幽怨,好生品尝和合妙处。只见花子丰满白 皙肉体上下颠簸,香汗四溅,媚肉颤颤,摸上去一片柔滑水润,令人爱不释手。
   另一贵族小松也双眼迷离的观赏,大腿微张,一手上上下下,一手进进出出, 却是将自己伺候的很是爽利,但如此怎么也不如真正提枪上阵,想到此便说干就 干,提起阳根便自花子身后入了藤仓水穴。

   如此这般,一来二去,花子最后终于从满足的藤仓口中得了消息,细细记在 柳叶纸上,藏在自家米缸,便嬉笑着恭送走了二位贵族。

   …………

  乡野之民族聚生息,而花之宫家时代皆为一方霸主,自然亦有其他支系存在。
   不过花之宫家世代人丁单薄,除了龙襄这一系外,也仅有居住在山中的远方 花之宫一支了。

   龙襄嘴角微微抖着,故作镇定的饮了口茶,然后利用茶杯掩住面容,偷偷观 察面前的「远房亲戚」。

   「原、原来是我母上的母上的母上的妹妹的后代吗……」

   「哦,没错,家祖在差不多三百年前定居在佐须尼山里的家族故地,和本家 也差不多十几年没联系了,说起来俺还是第一次来花宫呢,还真是如传说一般花 哨啊。」

   龙襄面前的是一位身高八尺的肌肉女,盘着健硕双腿坐在茶几对面,就像一 个小坦克般,鼓鼓囊囊的二头肌几乎把衣袖撑破,橄榄色皮肤闪闪发光,险些闪 瞎龙襄双眼……

  相信任何人都不可能认为这位「巨人」竟然是她的的亲戚吧,龙襄在她面前 简直像一个精致玩偶般娇小,恐怕也只有黑发是共同点……不过对方的确是花之 宫的后裔,家族中自有辨认血缘的秘法。

   「对了,请问君如何称呼?」

   「俺叫比睿,家里人都叫俺大山姬,你也就这么叫俺吧!」

   比睿的口音相当古拙,甚至有的音节现代早已弃之不用,但多亏龙襄家学渊 源,几百年前的古韵也能勉强听懂。

   二人有些尴尬的相对坐了一会,龙襄看出她似乎很不适应这样规规矩矩的环 境,经常神色不定的四处乱看,但眼神却单纯空明,就像刚来到尘世的小动物般 纯然。

   看出了她的不自在,龙襄便突然提议道:「咱们出去转转吧,顺便带你看看 家里的人,孩子们见到你肯定也会高兴的吧。」

   高壮的大山姬一脸惊诧,道:「你……竟然有孩子了?」

   龙襄脸上露出母性的神采,温柔笑道:「怎么,没看出来吗?身为一国之君, 生育一二孩儿继承国祚并不奇怪吧。」

   「哦,这么一说倒也是……不过俺听母上说生孩子可辛苦了,俺可不想遭那 份罪。」

   龙襄捂嘴轻笑,她也很难想象大山姬生孩子的场景……

  领着大山姬来到花之宫的花园,因又是一年新春,温暖的花之宫中花草繁茂, 鸟语花香,孩子们四处嬉戏,见龙襄来了,便纷纷嬉闹着蹦蹦跳跳过来撒娇耍宝, 但看到黑壮的大山姬却有些怯怯的样子,只有文嫣和姬旋两的小姑娘毫无畏惧的 看着大山姬遮天蔽日的身姿,眉宇间闪烁着仿佛见到新奇动物般的好奇神采,小 灵心还有些怕怕的样子,但被姐姐搂在怀里,想跑都跑不了,小嘴委屈的撅了起 来。

   「这位是你们比睿姑姑,是我花之宫家的旁支姊妹,你们好生亲近,莫要失 了礼数。」

   文嫣和姬旋规规矩矩的走上前来,连灵心也不甘不愿的被裹挟过来,三个精 灵般的小女孩盈盈作了个万福,娇声道:「比睿姑姑好~ 」

   比睿手足无措的挠了挠头,朴实的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个小不起眼的袋子, 挠头道:「瞧你们面容,似是龙姐的孩子,俺山里来的,也没甚稀罕物事,便送 你们几颗弹子耍耍。」

   只见她随手一倒,却是三颗龙眼般硕大东珠掉了出来,比睿在龙襄震惊神色 中随手送给三个可爱萝莉,见她们欢乐嬉笑,便也跟着憨憨一笑。

   东珠只有遥远海国才能获取一些,产量极低,再加上此世尽是喜爱珠宝的女 子,价格自是极高,一颗如比睿送出这般的,都价值千金,简直比的上一个村庄 数年产出!

   虽说如此,龙襄却也不动声色,对这位远房妹妹的身份愈加起疑,哪里的山 里人能随手送出这般重宝?

   只是这位看似粗犷的妹妹却意外地很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不一会就和一大 票小姑娘打成一片,玩耍的异常开心。

   龙襄微微一笑,些许疑虑瞬间烟消云散——如此纯然的人,根本没有任何怀 疑的必要。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