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45-47)【作者:druid12345】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45-47)【作者:druid12345】
字数:98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五章高诚回来了

  高诚晕晕乎乎地醒了过来,这一个月以来,他总是在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总是梦到自己在和那个叫「妈妈」的蒙面女人的丝袜做爱,而且每次醒来,都感觉异常的疲惫,连翻一下身都困难。房间的门开了,那个叫做「KEY」的奇怪女孩端着一个白色的瓶子走了进来,那个白色的瓶子里装的是一种味道酸甜的液体,也是这些天来维持高诚生存的东西,喝了能恢复体力,而且不用上厕所。
  KEY打开瓶塞把瓶口送到高诚的嘴边,高诚麻木地张开嘴,任由白色液体缓缓地流进自己的嘴里。这么多天过去了,高诚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他只希望能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可能重新获得自由。

  丽奈和浅美站在监视器的屏幕跟前,静静地观察着高诚的反应。

  「这小子似乎老实了许多啊~ 」丽奈平静地说道。

  「那当然啦,他每天都被我榨的一滴不剩,哪来的力气折腾?」浅美一副得意的笑容。

  「那洗脑进行的怎样了?」丽奈更关心这个问题。

  「很顺利啊,他现在对你的气味非常的敏感,只要一点点就可以让他疯狂。」浅美得意地回答。

  「啧啧,不愧是浅美,没有秘药的帮助,你也能给他洗脑呢~ 」丽奈开心地说着。

  「但是效果上就差得远了,我这样努力一个月还比不上秘药一次的效果好呢~ 」浅美似乎有些遗憾。

  「我去试试他,如果效果不理想的话,也得赏这小子一针呢~ 」丽奈的眼睛眯了起来,摸了摸手上的蜘蛛戒指。

  高诚喝完了营养液,躺在床上闭目养神。门开了,一个蒙着面纱的美女走了进来,正是丽奈。丽奈穿着黑色的丝质睡袍,戴着黑色的丝质长手套,美腿上包裹着黑色的丝袜,脚蹬漆皮高跟鞋,整个人依旧是那么勾魂夺魄。丽奈扭动着腰肢走到高诚身边坐下,高诚眼中满是畏惧,他在这个喜怒无常的神秘美女手里已经吃够了苦头。

  「哎呀!这些混蛋怎么还把你锁在这啊~ 」丽奈装出一副很心疼的样子,从脖子上摘下了钥匙,打开了束缚着高诚手脚的镣铐。高诚有点不敢相信,这个多日不见的神秘美女居然放开了自己,她不怕自己逃跑么?

  「小宝贝~ 你瘦了呢~ 」丽奈伸出手拍了拍高诚的脸蛋,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钻进了高诚的鼻子。高诚感觉自己的身体内居然轰鸣了一下,就像摩托车点火的那一瞬间一样,整个人都呆了一下。

  高诚活动着自己僵硬的手腕和脚踝,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逃跑?不太可能,自己现在没什么体力,手脚还很僵硬,肯定跑不远!当下还是需要配合这个疯女人,免得受皮肉之苦。

  「来~ 宝贝儿~ 妈妈帮你~ 」蒙面美女伸出玉手握住了高诚的手腕,轻柔的
按摩着,随着美女的动作,一阵又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飘了过来,让高诚心旌神摇。

  「宝贝儿,你怎么了呀?」丽奈发现高诚盯着自己的美腿在发呆。

  「啊!没事!没事!」高诚赶忙回答,但眼睛还是没离开丽奈的美腿。
  「喜欢妈妈的腿是不是,那就摸一摸啊~ 」丽奈拉着高诚的手放在了自己丰润的大腿上。丝袜那滑腻的触感让高诚心醉,他轻轻地摩挲着丽奈的丝袜美腿,心中升腾起了一股火焰,再也放不开这只销魂的大腿,两只手都开始摩挲起来,越摸呼吸越粗重,忍不住就闭上眼睛想要亲吻这条美腿,结果丽奈猛地一下站了起来,高诚一下子扑空了,吻在了床单上。

  「想吻妈妈的腿么?」丽奈妩媚地说道。

  「想!想!」高诚激动地说着。

  「那就过来呀~ 」丽奈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用脚尖挑着高跟鞋,不停地晃动着,引诱着有些呆滞的高诚。高诚笨拙地爬下了床,一下子扑了过来,丽奈的脚尖一蜷,高跟鞋正好掉在了高诚面前。高诚一把抓起那只高跟鞋扣在了口鼻之上,贪婪地嗅着鞋子里散发出来的香甜气味,他的肉棒迅速地涨大。看着高诚抱着鞋子的样子,丽奈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谁能想到,在一个月之前,这个少年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新郎倌,而一个月之后,就变成了和源太一样的小变态呢?
  没多久,高诚就把鞋子里的味道全都吸了个干干净净,这才缓过神来,坐了起来。丽奈的美脚在高诚的面前晃来晃去,一股又一股的香味勾的高诚跟着美脚的摆动一起扭来扭去,就像一条可爱的小狗狗,逗得丽奈哈哈大笑。高诚抵抗不住美脚香味的诱惑,伸头过来想要品尝美脚的味道,却正好被丽奈狠狠的一脚踹在了脸上,摔了个王八翻盖。

  「哼!妈妈的美脚可不是你想亲就能亲的呢~ 只有听话的孩子才可以哦~ 」丽奈威严地说着。

  「是!是!」高诚赶紧恭敬地跪好。

  「爬过来,躺好!」丽奈的语气温柔了一点。高诚为了能品尝到丽奈的美脚,乖乖地爬了过去,把头放在了丽奈的脚下躺平。丽奈看到高诚乖巧的样子,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她缓缓地把美脚摁在了高诚的口鼻之上。一股空前浓烈的香气彻底点燃了高诚,他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中爆炸了!他贪婪地嗅闻着动人的香气,伸出舌头舔舐着滑腻的丝袜,大脑一片空白。

  丽奈突然拿开了美脚,看到高诚的眼中已经是一片迷离,他喃喃地说着:「给我……快给我……」

  「高诚~ 高诚~ 你还认识我是谁吗~ 」丽奈轻声地问着。

  「你是……妈妈……」高诚含糊地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啊?」丽奈继续问着。

  「中村……高诚……」高诚继续回答着。

  「8加5等于多少啊?」丽奈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等于……等于……十三……」高诚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准确地做出了回答。丽奈轻轻地摇了摇头,虽然浅美一个月来的努力已经成功地让高诚迷恋上了自己的味道,但洗脑的效果还是没有达到理想水平。真正成功的洗脑应该保证在这个时候,高诚应该是完全丧失思考能力的,但是高诚现在还残存了一些自我意识。哎,看来秘药还是省不下啊!丽奈用美脚踩住了高诚的头,把戒指上的细针刺入了高诚颈部的血管中,停留了10秒钟之后,才拔了出来,戒指上宝石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浅绿色。

  高诚昏迷了几分钟,又醒了过来,他的眼神开始变得空洞,头不受控制地左右扭动着,口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高诚!高诚!」丽奈温柔地呼唤着。

  「谁……叫我……」高诚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的主人在叫你。」丽奈威严地回答道。

  「我的主人……」高诚喃喃地重复着。

  「要记住主人的模样哦~ 」丽奈摘掉了面纱,一张绝美的脸庞出现在了高诚的眼中。

  「要记住哦~ 我是你的主人~ 你要绝对服从我~ 」丽奈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我要……绝对服从……主人」高诚恍惚地说着。

  「当我说出『丝袜』的时候,你就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丽奈的声音不容抗拒。

  「是……」高诚依旧恍惚。

  「要记住,没有主人的允许,是不能勃起的!」丽奈俯下身子,轻声地说着。
  「没有主人的允许……不能勃起……」高诚机械地重复着。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不许和别人说。」丽奈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是……」高诚说出了最后一个字,终于支持不住,头一歪,昏了过去。
  中村正在郁闷地翻看着手下这些天找来的资料,心头一阵火起,这些蠢猪!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这一个月来,中村被那些该死的绑匪溜的团团转,绑匪每隔几天就寄来一盘录像带,要求他带一大笔钱到某个地方赎人,而且金额越要越大,最近一次已经要到了10亿日元!更可气的是,每次他布置好了人手,带好了钱,到了约定的地方,那些绑匪却总是不露头,这让他有力无处使。绑匪索要的赎金占压了几乎所有的流动资金,让他的公关计划直接搁浅,和船沼敏夫的商业纠纷使他无法像以前那样进行大规模地生产,他不得不放缓了市场扩张的步伐。就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听到楼下突然有人大喊:「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高诚就这么突然地回来了,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经过医生的检查,高诚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似乎失去了这一段时间的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医生无奈地告诉高诚的家人,这种失忆的情况也属于创伤后遗症的一种,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况且恢复这段痛苦的记忆对高诚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高诚诚恳地求得了佳美子和准岳父的原谅,中村俊介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是这次绑架事件的干扰,让他准备了两年的一举占领滨海市的扩张计划夭折了,只能重新谋划了。中村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好在自己的儿子回来了,结果还不算太坏。中村继续埋头工作,绫濑依然精心打理着家里的事务,同时虔诚地侍奉着上帝,高诚又回到了大学的校园,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高诚来到了城南的一间公寓,按响了门铃。

  「高诚哥哥!」门开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扑进了高诚的怀里。

  「他们都说你被绑架了!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激动地说道,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和高诚有几分相似的男孩,但身材还比较瘦小,没有完全发育。

  「不要怕!我没事的,新诚!」高诚宠溺地摸了摸男孩的脑袋。这个男孩名叫羽柴新城,是中村俊介和情人羽柴玲的私生子,羽柴玲三年前过世了。由于中村俊介的工作太忙,绫濑又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由善良的高诚来关照新城的生活,这是高诚和爸爸之间的君子协定,而新城也对温和的高诚有一份特别的依恋。

  「新诚,你马上就要考高中了,我给你找了一位补习老师,她会好好辅导你的!」高诚的话音刚落,一位身穿黑色大衣的高个美女就从高诚身后走了出来,一双桃花眼中满含笑意,向新城伸出了白嫩的玉手。

  「你好!我叫青山凌美,请多多关照!」

            第四十六章新城的日记

              11月29日

  今天,高诚哥哥来看我了,他没事真的太好了!高诚哥哥还给我找了一位补习老师——青山凌美,她真的是太漂亮了,我看她一眼都会有点脸红呢!嘿嘿!凌美老师待我好温柔!我好开心!

              11月30日

  今天凌美老师搬到家里来住了!我终于不用一个人住了!我好开心!凌美老师做的菜好好吃!

               12月1日

  今天,凌美老师第一次给我补习,她讲的好棒,而且她身上好香哦!香的我居然都恍神了呢!惹得凌美老师生气了,她打了我的屁股,但我还是挺开心的!我好喜欢凌美老师!

               12月3日

  今天高诚哥哥来看我了,吃过晚饭后,凌美老师去楼上的房间给他补习了。原来大学生也需要补习啊!只是补习时候的声音有点奇怪呢,凌美老师似乎很兴奋,高诚哥哥好像很痛苦呢,真是奇怪啊!

               12月5日

  我越来越喜欢凌美老师身上的香味了,每次闻到都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凌美老师好漂亮!要是我以后的妻子也能像她那样漂亮就好了!

               12月7日

  今天高诚哥哥又来看我了!他还给我买了礼物!他人真好!自从妈妈过世以后,这世上也只有他关心我了!晚上凌美老师又给高诚哥哥补习了,我听到高诚哥哥都哭了,凌美老师那么严厉吗?

              12月11日

  今天高诚哥哥给我买了一件衣服,晚上高诚哥哥带着我和凌美老师一起出去吃西餐,好开心。但是,高诚哥哥似乎很害怕凌美老师,好奇怪呢!饭后,凌美老师给高诚哥哥补习到好晚,高诚哥哥的惨叫声一直都没有断过,他们真的是在补习么?

              12月15日

  今天我忍不住好奇心,偷看了凌美老师给高诚哥哥的补习,天啊,好可怕!凌美老师居然用她尖尖的鞋跟踩高诚哥哥!高诚哥哥叫的好凄惨啊!我看了两眼就不敢看了!天啊!我一定不要惹怒凌美老师!

              12月17日

  我今天又偷看了凌美老师给高诚哥哥的补习。凌美老师居然把高诚哥哥绑了起来,还用鞭子抽他,还用脚踩他的小弟弟!高诚哥哥怎么忍得住啊!多疼啊!
              12月18日

  我想了好久,终于想明白了,也许凌美老师对高诚哥哥的补习是某种仪式吧,能够促进高诚哥哥学习的!

              12月19日

  今天我耐心地观看了凌美老师对高诚哥哥的补习!凌美老师今天穿的好诱人,她把高诚哥哥绑了起来,还踩着他的头把烧着的蜡烛往他身上滴!高诚哥哥居然会舔凌美老师的高跟鞋,还有凌美老师的脚!这是不是有点脏啊!最后凌美老师还用脚用力地踩高诚哥哥的小弟弟,把他的精液都踩了出来呢!

              12月20日

  凌美老师和高诚哥哥的仪式好奇怪呢!高诚哥哥明明很痛苦,但无论凌美老师怎样对待他,他都忍得住,他的意志力好顽强呢!我要学习他!

              12月22日

  今天他们又补习了!凌美老师今天穿的好少,她居然坐在了高诚哥哥的脸上!她还用脚搓高诚哥哥的小弟弟,把精液都搓出来了呢,高诚哥哥直接晕过去了呢!我真的好好奇啊,被凌美老师用脚搓小弟弟是什么感觉啊?会比我自己用手更舒服吗?

              12月23日

  高诚哥哥越来越喜欢补习了……今天凌美老师居然把手指插进了高诚哥哥的屁眼里,虽然戴着手套,可这也太……难以接受了吧!奇怪的是高诚哥哥居然还一脸享受的样子,最后还射精了!真是奇怪啊!

              12月25日

  今天是圣诞节,高诚哥哥要在家陪他妈妈,凌美老师陪我过节。我偷偷地问凌美老师,为什么每次补习的时候,高诚哥哥都会惨叫?凌美老师告诉我,那是因为高诚哥哥表现不好,所以要惩罚他。可是……凌美老师每次都是直接惩罚他的啊……这好奇怪啊……

              12月26日

  今天凌美老师又给高诚哥哥补习了,她居然往高诚哥哥的嘴里撒尿!高诚哥哥居然全部都喝下去了!天啊!这太疯狂了!可是……可是……高诚哥哥居然一脸幸福的样子!难道喝女人的尿会很开心么?虽然凌美老师超级漂亮,但是她的尿和别人也没什么区别吧……

              12月28日

  今天高诚哥哥又舔了凌美老师的脚,他舔的好开心呢!就像在舔雪糕一样!我真的好好奇,凌美老师的脚味道那么好么?虽然看上去确实是挺漂亮的,但是脚上不会出汗么?不会有点臭么?

              12月29日

  今天我干了一件坏事!凌美老师睡午觉的时候,我偷偷地闻了闻她的脚,好香!真的好香!我还偷偷地舔了一下,味道真的很好!香喷喷的!怪不得高诚哥哥舔的那么开心,我也想快点长大,让凌美老师给我补习呢!

              12月30日

  今天凌美老师居然把高诚哥哥当马骑,还把一根奇怪的东西插在他的屁眼里,高诚哥哥依旧很开心,我也看得好兴奋!我也想试试这种补习!可是凌美老师每次给我补习的时候都是在讲课,根本不做这些有趣的事!我好气!可是又不敢说,我怕高诚哥哥知道我偷看他,就不理我了!我在世界上就他这么一个亲人了……
              12月31日

  今天又是凌美老师陪我过节,有个人陪我真好!凌美老师给我买了好吃的!我好开心!但是我做了坏事,我今天偷偷地闻了凌美老师的内衣,好香!比她的脚还要香!我感觉自己好坏啊!

               1月1日

  今天凌美老师带我出去玩了一天,好开心!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变成了高诚哥哥,凌美老师也给我特殊的补习!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梦遗了!好羞耻!还好没被凌美老师发现!

               1月3日

  今天高诚哥哥终于来补习了!凌美老师似乎很生气,她用绳子绑住了高诚哥哥的小弟弟,还把绳子拴在了房梁上!凌美老师坐在高诚哥哥的脸上,还把烧着的蜡烛滴在他的小弟弟上!高诚哥哥叫的好悲惨啊,但是凌美老师却是那么无情!她凶起来的样子好恐怖,就像女鬼似的,可是也美得惊人!我也想被凌美老师那样对待呢!好羡慕他……

  此后的字迹便潦草了起来,根本看不清写的是什么,新城写到这里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站在那间专门的补习室外,从门缝里偷看凌美老师对高诚哥哥的补习。凌美老师全身赤裸,火爆的身材一览无余,连花园上面的毛发都看得清清楚楚。她拿着一根很粗的红蜡烛,面带微笑地看着地上的高诚哥哥。高诚的两只手被捆到了背后,两条腿绑在了一条竹竿上,分的很开,小弟弟被绳子捆着吊在了房梁上,菊花大张着。他哼哼唧唧地叫着,盯着凌美手中的那根蜡烛,满是恐惧之色。

  「喂!猪猡!我要把你做成一根蜡烛!」凌美老师冷酷地说着,用力地把那根蜡烛捅进了高诚大张着的菊花里,高诚的屁股抽搐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新城被吓的叫了出来,这时,凌美和高诚同时向门这边看来,看到了门外的新城。
  「喂!你在外面吧!新城!」凌美老师生气地说着,吓得新城的心脏砰砰地跳,他不敢回答。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躲在这里偷看呢!裤裆还胀得那么大!」凌美老师有些嗔怪地说道。

  「他一直都在看的,我知道!」高诚说话了,「其实他很喜欢的,他也喜欢被凌美大人折磨的!」高诚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新诚,新诚想跑,可是一步也挪不动。

  「我说的对不对?你也想跟我一样被折磨的?对吧?」高诚的语气很平静,但字字都敲在了新诚心里最阴暗的地方。

  「不是的!不是的!我才不像你这种人呢!」新城羞愤交加,大声地喊着。
  「呵呵呵呵~ 」凌美站了起来,发出一阵冷笑。

  「过来啊~ 新诚~ 过来啊~ 」凌美对新诚勾了勾手指,眉眼间充满了诱惑。
新诚心里喊着不要过去,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走进了那扇门,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凌美的面前。凌美一下勒住了新诚的脖子,另一只手握住了新诚的肉棒,鄙夷地说道:「你还这么小,这里就这么硬,这样怎么行!」

  凌美制服了新诚,剥光了他的衣服,然后用绳子把他捆了起来。凌美一脚踩在新诚的脸上,得意地哈哈大笑:「和你哥哥一起接受我的惩罚吧!猪猡!」
  新诚心中一阵害怕,一下子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身边站着一个高挑美丽的身影,正是凌美老师!凌美正拿着他的日记本,津津有味地读着。新诚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身体开始不停地打颤。凌美放下了日记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双桃花眼眯了起来。

  「新诚~ 看来你全都看到了呀~ 」

            第四十七章特别的补习

  丽奈揪住了新诚的耳朵,把他拽了起来。

  「不用羡慕你哥哥了~ 老师也会给你补习的~ 」丽奈温柔地说着,但却死死地揪着新诚的耳朵把他往楼上拖去。新诚一路惨叫着,被拖进了补习室,扔在了地板上。

  凌美拿起一根细长的马鞭,在手里把玩着,俯视着坐在地板上的新诚。新诚才14岁,还没完全发育成熟,本来就很单薄的身体在丽奈姣好的身材跟前显得格外瘦弱!新诚被丽奈凶淫的目光盯得瑟瑟发抖,他怯怯地说:「凌美老师,请你不要生气!」

  「你很想接受和高诚一样的补习,是不是?」丽奈冷冷地问道。

  「我……我……」新诚支支吾吾地不敢承认。

  「回答我!」丽奈突然一鞭子抽在了桌子上,一股凌厉的气势爆发了出来。
  「是!是!」新诚被镇住了,不敢再绕弯子。

  「脱光你的衣服!猪猡!」丽奈下达了第一道命令。新诚开始笨手笨脚地脱衣服,由于太紧张,他的皮带扣卡住了,一时解不开。

  「快点!快点!猪猡!」丽奈一边无情地用皮鞭抽打新诚大腿,一边冷酷地催促着。新诚惨叫着,终于脱下了那该死的裤子。

  「老师,能不能……不脱内裤……」新诚第一次在女性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很害羞。

  「闭嘴!猪猡!我说的是脱光!明白吗?」丽奈又是一鞭子抽在了新诚的大腿上,新诚又是一声惨叫。新诚赶紧脱下了内裤,扔在一边,用双手捂着自己的私处。

  「补习第一课,服从老师的所有命令!」丽奈扬起下巴对新诚说道,新诚点了点头。

  「猪猡,你为什么要挡着自己的下体?是觉得老师不配看你的下体吗?」丽奈似乎很不满的样子。

  「不是的!不是的!脱光了……好羞耻!」新诚赶忙解释。

  「很好!现在给我躺在地上,双手抱在脑后!」丽奈一点也不喜欢新诚的回答,又是一鞭子抽在了他白嫩瘦削的屁股上。新诚不敢再怠慢,赶紧照做。
  「嗯~ 现在该收拾你这对肮脏的爪子了,免得干扰我们的课程!」丽奈踩着新诚的脸,慢慢地捻动着。她拿来了一副手铐,蹲下来抓住了新诚的手,新诚有些害怕,不停地挣扎着。

  「不想挨鞭子的话就老实点!」丽奈的脸沉了下来。新诚终于学乖了,任由丽奈把他的双手铐在了床腿上。新诚急促地喘息着,他有些害怕了,偷看和真实体验还是有差距的!他哀求着丽奈:「凌美老师!我不想补习了!你放了我吧!」
  丽奈根本不为所动,她拿来了一根长长的红色绳子,拴住了新诚的肉丸,用力地捏了捏,新诚疼的大叫,丽奈却满意地说:「不错哦~ 你的蛋蛋很鼓胀呢!看来你起码一周没有手淫了吧!」

  然后,丽奈又娴熟地拴住了肉棒的根部,把绳子的另一端缠在了手上,站了起来。绳子拉扯着新诚稚嫩的肉棒,疼的他撕心裂肺地大喊:「啊!啊!鸡鸡要断了!要断了!」

  「别叫了,猪猡,不然我就把你的鸡鸡扯成两半!」丽奈一边不耐烦地说着,一边把绳子随意地拴在了床头上。丽奈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架在了新诚两腿之上,优雅地坐了下来。丽奈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靴子,伸出右脚踩在了肉棒上,把左脚伸到了新诚的嘴边,威严地说:「猪猡!我今天走了很多路,靴底脏了,给我舔干净!」

  新诚有些犹豫,他不想舔靴底。丽奈突然一扯红绳,一阵撕裂的痛楚从下体传来,新诚痛哼一声,赶紧伸出舌头清理丽奈的靴子。看到新诚乖乖服从自己的命令,丽奈有些得意,开始用右脚快速地搓弄他的肉棒。粗糙的靴底对于稚嫩的肉棒来说刺激过于强烈,隔着靴底,丽奈都能感觉到肉棒在抽动。马眼里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弄得丽奈的脚底湿乎乎的,如果不是肉棒和肉丸上紧紧地绑着红绳,现在新诚早就缴枪投降了!

  「猪猡~ 很想射精是不是?但是现在你的身体归我控制哦~ 啊哈哈哈」丽奈看着新诚痛苦的表情,得意地笑着,更加用力地把新诚的肉棒踩在了他的肚皮上,左右捻动着,新诚疼的龇牙咧嘴。终于,丽奈停止了对肉棒的折磨,她不想新诚这么快就喷射,她要好好地玩弄这只新嫩的小羊羔。

  「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呢,猪猡~ 幸运的是,你遇到了我,我会把你训练成一个优秀的奴隶的!」丽奈一边开心地说着,一边脱下了那双性感的皮靴。
  「张开你的臭嘴!」丽奈冷冷地命令着,然后把一只包裹着黑丝的美脚塞进了新诚的嘴里。

  「这次就乖多了嘛~ 」丽奈表扬着新诚,另一只脚踩在了肉棒之上。
  「含的再深点,让我感觉到你的喉咙!」丽奈冷冷地说道。新诚把那只美脚又往里吞了几分,撑的泪水口水一起流了下来。

  「舔吧!猪猡!」丽奈开心地说着,踩在肉棒上的美脚也开始快速地前后搓动。

  不一会儿,新诚的肉棒就开始剧烈地抽动,丽奈有些担心自己打的绳结控制不住这根敏感而稚嫩的肉棒,但并没有停止美脚的运动。突然,新诚的眼神变得呆滞,臀部也颤抖起来,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液,丽奈的美脚对他来说还是过于刺激了!

  丽奈冷笑着,解下床头上的红绳,攥在了自己的手里,然后把两只湿漉漉的美脚都踩在了新诚的脸上。

  「猪猡!你居然敢不经我的允许就射精!」丽奈恶狠狠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老师!你放了我吧!」新诚含糊不清地哀求着。丽奈异常的愤怒,她用一只脚勾住新诚的后脑勺,另一只沾着精液的脚狠狠地塞进了新诚的嘴巴里,撑得满满的!

  「什么时候射精~ 什么时候放了你,都由我说了算~ 你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给我舔脚趾!」丽奈轻蔑地说着,那只残忍的美脚还在往新诚的嘴里塞,新诚疼的眼泪哗哗直流,却又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在新诚快要昏过去的时候,丽奈终于抽出了那只残忍的美脚,她站了起来,拨弄着新诚疲软的肉棒。

  「你以为你射了一次就完事了么~ 好戏还在后头呢!」丽奈残忍地说着,坐在了床上。

  「老师现在很生气!你居然不经我的允许就射精!我要惩罚你!」丽奈狠狠地一鞭子打在了肉棒上。

  「啊……呜……呜……」新诚的惨叫被丽奈的美脚堵在了喉咙里。

  「不许叫!你这可恶的猪猡!」丽奈恨恨地说着,手中的鞭子快速地抽打着疲软的肉棒,一鞭快过一鞭,一鞭重过一鞭。几分钟之后,不知挨了多少鞭子,新诚的肉棒再次挺立了起来。

  「看啊~ 猪猡~ 你的肉棒背叛了你哦~ 它又精神起来了呢~ 呵呵呵呵!只有
最下贱最卑微的受虐狂肉棒才会在鞭子下勃起!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猪猡~ 」丽奈的声音充满了嗜虐的激动和兴奋,她抽出了塞在新诚嘴里的那只美脚,双脚同时夹住了那根坚挺的肉棒,一边上下搓动,一边用马鞭快速地抽打着龟头。
  「来吧,猪猡~ 在老师的美脚和鞭子下射出来吧!」

  「啊!啊!啊!」新诚痛苦地哀嚎着,瘦弱的身体颤抖着。束缚阳具的红绳和不停袭来的马鞭让本该快乐的射精变成了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

  「啊!!!」伴随着新诚凄厉的惨叫,一股稀薄的精液从马眼中喷了出来。
  「现在知道谁是你身体的主宰了吗?猪猡!」丽奈对仍在地上扭动哀嚎的新诚得意地说道。

  「下课!」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